《一念原罪》全文阅读

作者:吴开阳  一念原罪最新章节  一念原罪全文阅读  加入书架
一念原罪最新章节第一九九章 尖峰时刻(18-10-19)      第一九八章 黄昏的太阳(18-10-19)      第一九七章 衣冠禽兽(18-10-19)     

第一九一章 蝼蚁之命命不由己

“青林口,白铁匠,生红炉,烧黑炭,坐南朝北打东西……”
  城北,一个幽暗而狭小的房间内,一个贼眉鼠眼的青年,坐在床边,长摇头晃脑。
  “大清早的,吵吵嚷嚷干什么?”窗口,一个英武非凡的青年负手而立,缓缓转身,瞪了床边的青年一眼。
  “喂!我说,张逸杰,你现在吃我的,住我的,不说一声谢谢也就罢了,但最起码的尊重要有吧!”床边的青年斜眼道,“我命不好,不得自由,我哼几句对联自娱自乐怎么了?我百事通就不许有文化?这可是李白出的上联,你有本事你对啊!”
  “你的生活费,会报上去,我并不是吃你的住你的!你要哼对联也好,吟诗也吧,别吵我!”张逸杰冷声说道。
  “张逸杰,这话你就不对了!”百事通说道,“你昨晚难道不是和我睡?怎么着过夜费也得算进去吧!”
  “过夜费?”张逸愣了愣神,突然扑到床边,死死地盯着百事通。
  “我说……你要干什么!”百事通颤声说道,“我……我告诉你,我的取向是正常的,而且我已经当了好几个月的处男了,你别以为你警察,就可以为所欲为了!逼急了我,你对项局长投诉你!”
  “我是和你睡,不是睡你!”张逸杰一把将百事通推倒在床,眼睛里,发出幽幽光芒。
  “有区别吗?”百事通怪叫,“你了别乱来,我要叫了!”
  “懒得跟你扯皮!”张逸杰微微摇头,走回窗前,点燃一支烟,默然。
  “这叫什么事儿啊!”百事通嘀咕道,很是不满。
  昨晚回来之后,张逸杰一直板着脸,话也不多,洗漱完了就休息。
  百事通却怎么也睡不着,突然多出一个人来,而且这个人的身份还是他一向很排斥的警察,他觉得万分别扭。
  一直以来,他都是独来独往,这个房间,除了他自己之外,从来没有人走进来过。
  然而,对此,他无可奈何。
  他发现了一个不该发现的秘密:张逸杰还是公安人员,根本没有辞职,而且还和公安局局长项云飞在一家酒吧有说有笑。
  所谓张逸杰是犯罪嫌疑人,纯粹是做戏。
  这话传出去,谁信?
  但他的的确确看到了。
  他看到不该看到的!
  因为,这件事,根本见不得光!
  他不知道这其中有什么秘密,他也不想知道,他深深明白一个道理,有些事情,知道得越多,就死得越快。
  自从他撞上项云飞和张逸杰的那一刻起,他被这两人堵在小巷子的那一刻起,他就知道,现在的一切已经注定的了。
  毫无疑问,项云飞暂时还信不过他,所以派张逸杰守在他身边,其一,是怕他把消息传出去,其二,自然是为了抓吴志远。
  想到这里,百事通心里一阵悲凉。
  他别无选择!
  无论是项云飞,还是吴志远,他都惹不起,他只能在这两人之间周旋,以保全自身。
  昨晚,项云飞的一包面粉,就吓得他战战兢兢,无非是告诉他,不合作可以,但他注定要面临牢狱之灾,只需要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就可以。
  他何尝不知道项云飞这是软硬兼施,恩威并重。
  项云飞最后的话,毫无疑问,打动他了。
  项云飞说,给他尊严!
  这的的确确是他以前从未有过的!
  他算是小有名气,然而,这种名气都是臭名,在别人眼中,他不过是个不入流的扒手,是个街头上的小混混,他还记得,在夕水街那家商场,他不过是想进去避避暑,他从未想过在里面摸包作案,但所有人看他的眼神,他永远也忘不了,有唾弃,有不屑,甚至拿他当作一碰即死的毒蛇。
  当时,他被张逸杰抓了,没人同情他,为他说一句话,尽管所有人都知道他是无辜的。
  相反,他面对的是冷眼与嘲笑,是火上浇油,那些人每一句话,无不刺痛着他,从心里到灵魂。
  他活着,从来没有尊严过。
  而且,项云飞临走时,说的那句话,更是让他百感交集。
  项云飞说,不会让他出事!
  项云飞的态度,足以说明一切!
  不得不说,项云飞此人,有独特的人格魅力。
  百事通懊恼的同时,也是对他敬佩万分。
  他知道,项云飞已经给他指了一条明路,这条路,可以让他摆脱困境,走向光明大道。
  这条路,无疑是他最好的出路。
  然而,百事通回到房里,认真思索一番,他觉得,这事,他不能做!
  这不讲道义!
  让他出卖吴志远,他做不出来!
  因为,吴志远从来没有真正伤害过他,且,每一次,他需要的钱,吴志远也从未少过他一分。
  其实,吴志远才是第一个,给他尊严的人!
  此时此刻,百事通如同站在十字路口,不知何去何从。
  “你认识吴志远,想必也认识一个人吧!”正在百事通思绪万千的时候,张逸杰突然开口。
  “谁?”百事通眉头一挑,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。
  “余多多!”张逸杰沉声说道。
  “不认识!”百事通神色自若,心里已然翻起了滔天巨浪。
  他知道张逸杰要问什么事了!
  “是吗?”张逸杰转身,盯着百事通,“就在不久前,就在城北,离你这里不远的三岔路口,余多多架着一辆三轮车逃走,而那辆三轮车的车主,我已经查过了,当时,他把车停在路口,就去吃饭了,而你,当时与他就在同一家餐厅餐厅,杨启发去办案的时候,看见过你!”
  “你想说什么?”百事通心里一沉。
  “在那种人心惶惶情况下,到处都是警察,有那种胆魄和手艺,能从那车主身上把车钥匙摸走,又悄无声息的放在那辆三轮车上的人,除了你百事通之外,整个婺城,我想不起还有谁有这个能力!”张逸杰说道。
  “放屁!”百事通勃然大怒,“你们抓我找不到证据,昨晚项局长给我栽赃一回,现在你又想故技重施,再来一次?不错,那天我是在案发现场,可除了我之外,还有其他人,你怎么能给我泼脏水?”
  百事通低吼道:“我是看到那个胖子了,可我不知道他是余多多,我根本不认识他!我不知道他犯了什么罪,让警方弄那么大的阵仗抓捕他,但一定是重罪,你说我给他送钥匙?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?意味着我是从犯!你是人民公安,就要对你自己说的话负责!”
  “你大声没用!大声不能证明你有理!”张逸杰凑到他眼前,“这只能证明你心虚,被我说中了!”
  “你!”百事通顿时哑口无言。
  “放心!我们办案,是讲证据,不会冤枉好人!”
  张逸杰深深地看了他一眼,“但前提是,你首先得是个好人!”
  “去他妈的好人,老子不是他妈的好人,也不想当好人!老子只是一只被人玩弄于鼓掌之间的蚂蚁!”百事通破口大骂,站起身来,给自己倒上一杯水,一饮而尽。
  “嘟嘟嘟!”正在这时,百事通的手机响起。
  与张逸杰对视一眼,百事通拿起手机。
  “公用电话!”百事通说道。
  “接!开免提!别耍花样,是非好歹昨晚项局长已经说得很清楚了,你是聪明人,我不想重复第二遍!”张逸杰说道。
  百事通沉默半晌,按下了接听键。
  “喂?哪位!”百事通试探问道。
  “九点!香樟公园!”电话那头,传来吴志远的声音,说完之后,便果断挂了电话。
  “是他!”
  “是他!”
  百事通和张逸杰同时开口。
  “怎么做吧,你说,我尽量配合你们!”百事通深吸一口气,说道。
  “通知项局长,叫他在香樟公园布置警力,这一次,我们一定要抓住吴志远!”张逸杰握紧拳头。
  “怎么,你一个人还怕不是他对手吗,还怕抓不住他么?”百事通哂笑一声。
  “少嗦,马上通知项局长!”张逸杰说道。
  “好!”百事通耸耸肩,“谁叫你们是警察,我是贼呢?我就奇怪了,我最多是个小毛贼,你们干嘛要在我身上做文章呢?到时候,我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!”
  百事通无奈,叹了一声,拨通了项云飞的电话号码。
  “喂!项局长,吴志远找我了,约我在香樟公园见面!”
  ……
  “张逸杰?在的,就在我身边!”
  ……
  “是是是,一定照办!”
  ……
  “好了!”百事通放下电话,对张逸杰说道。
  “香樟公园,那里人多,特别是老人和小孩,一旦发生交火,怕伤及无辜!”张逸杰摸着下巴,眉头紧皱。
  “那是你们的事情,关我屁事!”百事通无所谓地摊摊手,发现张逸杰冷冷地看着他,急忙转口,“不行就疏散人群呗!”
  “疏散人群?你倒是挺会替人着想。”张逸杰蹬了他一眼,“吴志远何等人物,这样岂不是要穿帮?抓不到他不说,要是他知道你出卖他,以他手段与性格,你也有性命之忧!”
  “依我看,吴志远没那么坏吧!”百事通争辩说道,“是你们心目中觉得他穷凶极恶,才助长了他的形象在你们印象中越来越恶劣!”
  “你不了解他!”张逸杰摇摇头。
  “反正这不是我操心的事情!如果你真的担忧我的生命安危,我不去得了,你们各凭手段,怎么抓他是你们的是!”
  “走吧!”张逸杰看了一眼手表,“八点半了!”
  “蝼蚁之命,命不由己!死就死了!”
  百事通低喃一声,提着一个行李包,走出房门。
  ……
  

snaptime:2018-10-21 03:54:21  .exectime:0.160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