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玄武裂天》全文阅读

作者:蓝庭  玄武裂天最新章节  玄武裂天全文阅读  加入书架
玄武裂天最新章节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人为财死一点都不冤(18-10-22)      一千四百零四章 居然被当作任务发布了(18-10-22)      第一千四百零三章 行有行规(18-10-22)     

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不许天地见白头

一头红发离开肩头,在风雪中飘拂,夹杂其间的几根白发尤为醒目,只在眨眼间,周边的红发也被尽数成染成了霜白之色。略显方正的脸颊也在此时微微下陷,急速的瘦削了下去。但他身上流露出来的气息却有毫减弱,像是受到什么刺激般的,反而变得更加强大,狂暴!
  沾满血迹的残破衣衫也在同时震成了碎片,如蝶纷飞,露出了强悍的*身躯,站在冰层上,风雪中,古铜色的身躯之上有着超过上百处的伤口,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的愈合。仿佛有一股极为鲜活的生命气息,瞬间填满了他已趋枯竭的仙气池塘,让他的整个人重新回到全盛时期,目中金芒绽放。
  自古仙者惜尊容,不许天地见白头。当下的这位来自上界的仙者,却在一呼一吸间,满头红发瞬间变白头,风中的雪都在颤抖。
  人知道在他的身上发生了什么?红发为何瞬间如霜白,其间蕴含的生机去了那里?饱满的脸颊突然瘦削陷,那些血肉又去了何处?
  风雪迷蒙,陆随风只能隐约看见他的红发瞬间变白,却看不到更多的细节。但却能清晰的感觉到他身上的气息在飞速的攀升,比全盛时期更恐怖,强大,甚至有过之而无及。
  "怎么会这样?"这让陆随风感到极度的震惊,不安,不解。明明已是强弩之末,怎会突然弓满箭劲?以致让他想要一举屠仙的念头瞬间掐灭,当下便欲飞速逃逸远遁。
  殊不知,这是一种燃烧生命精血的秘法,那些满头的白发,瞬间失去的血肉,都转换成了磅礴的仙元力。这种燃烧生命精血的秘法,对施法者本身造成的伤害极为恐怖,白头一战,就算能够获胜,流失的生命再也无法弥补,剩下的也只是苟延残喘,且来日无多。
  陆随风刚生出想要逃逸远遁的念头,冰原上骤然响彻一声震耳爆鸣,漫空飞雪碎如粉沫。一道人影已如流光般的穿过纷洒的雪沫,掠到了陆随风的近前。
  "一只蝼蚁,也敢妄言屠仙,死!"一声如雷咆哮,白发飞扬,双手握枪如同执着一根铁棍,蛮横狂暴的朝着陆随风狠狠砸下。
  这一击,蕴含着燃烧生命精血换来的恐怖力量,连空间都能破碎,陆随风那里敢与之正面抗衡,脚下一踏颤抖的冰面,双手握剑,跃上头顶的风雪里,巧妙的避开锋芒,直接斩向奔杀而至的那道人影。
  "找死!"枯瘦的面容狰狞如兽,脚踩冰层,枪尾当空横扫而出。这一刻,仙者的恐怖威势尽显无遗,只听得轰的一声巨响,跃向空中的陆随风喷出一蓬血雨,比来时更快的速度飞跌向远处的冰面。
  此时的守护者就如同一座从天而降的巨峰山岳,而陆随风就像是一颗从山上滚落而下的石砾,等待着他的唯有被碾压成粉末的命运。
  长枪宛如一根擎天之柱,推山倒玉的轰然砸下,一方空间都在簌簌颤抖,像是随时都要崩塌。
  人在半空的陆随风,仓促间艰难的挥剑格挡,下坠的速度变得更快,失去平衡的身体如果就这样砸落冰面,就算能扛下这雷霆一击,只怕也会被震得半死,再无一战之力,几乎与坐以待毙有任何分别。
  然而,不知是幸运,还是他跃上空中之前就提前做好了算计,他的坠落之处竟是一堆小山般,还未来得及结冰的积雪。
  总之,长枪砸下的速度远不及陆随风下坠的速度,噗通一声,溅起一蓬雪浪翻卷。紧接着,擎天一柱砸落,雪峰崩溅,荡然无存。
  积雪漫空翻卷,缓缓飘落,冰原重新恢复了死一般的静寂,风雪中也失去了两个生死相搏身影。
  不知过了多久,寂静的冰原上响起一道声响,这声响就像一扇陈旧的竹门被缓缓推开,很轻柔的一声吱呀,却响彻了整个冰原。
  冰原上现出了一道龟裂缝隙,逐渐扩大,一道人影从豁口疾掠而出,而后重重的摔倒在冰层上,大口的喘着粗气,有血不断的从嘴角溢出,正是劫后余生的陆随风。挣扎着站起来,不敢再有毫停顿的急掠而去,很快便消失在了迷茫的风雪中。
  不出片刻,又有一道人影蛮横的破冰而出,只是略微的停顿一下,便朝着陆随风消失的方向急掠而去。
  急速奔行中的陆随风,神念感之到那位守护者已快速的追踪而来,无论怎样不断的变换方向,都如附骨之蛆般的紧追不舍。千米之外的距离,几个吐息间,已拉近到三百米,这个速度用风驰电疾来形容也不为过。
  然而,陆随风却不知道,对方突然爆发出全盛时期的力量,完全是靠着燃烧生命精血而来,且有着一定的时间限制,如果不能在有限的时间击杀对手,届时便会全身虚脱,反成为一只待宰的羔羊。所以,才会这般穷追猛打的紧随不放,必须赶在虚脱之前排除一切潜在的威胁。
  风雪中现出了守护者的身影,虚踏冰面,一掠便是十米,枪如怒龙般扎向陆随风的后背。
  疾掠中的陆随风心中斗生警兆,骤然回转身来,右手紧握剑柄,傲然横剑于胸前,无畏无惧,气势磅礴而伟岸,准备硬扛这雷霆一枪。
  叮的一声脆响,枪尖扎在剑身,反弹在肩上,以肩再扛住沉重的反震力,半步不退。枪势一往无前的再进,又是咔的一声脆,这是肩骨断裂的声音,剑身再也无法抵御枪上传来的巨力,单膝下跪,膝盖把坚硬的冰层砸出数道裂缝,脸色一下变得尤为苍白,嘴角有血渗出。
  肩骨的断裂处很痛,却还能忍住,体的木灵珠不断的释放出再生之力,很快便愈合如初。但腑被枪势震荡,却不是能在短时间内修复的。所以,他的脸很白,有一点血色。但眼睛反而很亮,非常亮,带着不屈的意志。
  一声宛如野兽搏命般的吼声,从陆随风的喉咙间喷吐出来,右手腕同时强行一翻,左手紧握成拳,重重的击在剑背之上。
  就是这两个简单而艰难的动作,让他被压制的长剑,仿佛一下从沉睡中苏醒了过来,瞬间灵动得像出穴的蛇一般,顺着枪杆翻滚而上,绽出一串星火剑花,反将对方的长枪压制在了下方。
  蓄势已久半液态仙气,顺着经脉灌入剑体之中,喷薄而出,闪耀着守护者那张枯瘦而诡异的脸颊,照亮了他那双漠视而冷酷的眼睛,还带着一难以置信的惊讶。
  "在绝对的力量面前,拼命有用吗?"守护者盯着陆随风那张充满着玉石俱焚的苍白脸颊,轻蔑的道:"你的剑不可能再刺中本尊,泄了底的牌就是一张废纸。"
  说出来的话,声音不大,回荡在风雪中,震得剑上的光芒如同风中烛火闪烁不定,长枪骤然上挑数寸,压制在上面的长剑弹起数寸,一股巨力顺着剑身涌入体内,一缕鲜血从嘴角溢出,眼眸仍然坚定,身体仍然坚挺,半步不退!
  陆随风清楚面对的是一个怎样的存在,以自己这个凡人之躯,想要击杀一个上仙,是一桩怎样艰难和凶险的事,所以,他做了许多预案,在之前的一系列惊险的搏杀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,还险些一剑将其击残。自己虽然累累受创,却仍还活着,仍保留着搏命一战之力,上仙未必不可战胜,现在需要的是寻找对方弱点,捕捉一击必杀的战机。
  他有过一次机会,在对方感觉胜卷在握的时候,选择用剑意突袭,事实上也成功的重创对方,只可惜有做到一击必杀。
  此时面临着第二次生死危局,已经是避无可避,对方也不会再给他逃逸的机会。有了选择,就是唯一的选择,两强相遇勇者胜。当然,所谓的勇,并不是愚蠢的,悍不畏死的拼命,其中包含着不屈不饶的意志,以及化腐朽为神奇的智慧。否则,那就不是拼命,而是在寻死!
  动用了秘法恢复战力的守护者,在短短的时间内已消瘦得不成人形,这一点无疑也引起了陆随风的注意,以他的见识,已隐隐猜到对方可能施展了什么燃烧生命本源的秘术,难怪重伤之躯会一下恢复到全盛时期,甚至更强。只不过这后果……
  望着那张满头白发,眼窝深陷的脸颊,像是只蒙着一层薄薄的皮,突起的骨骼清晰可见,陆随风笑了,嘴角勾勒出一个玩味的弧度,像是溺水之人突然发现一根救命木桩,虽然仍处在惊涛骇浪之中,却不再绝望。
  望着垂死挣扎的陆随风,守护者也笑了,带着浓浓的猫戏鼠的意味,那种掌控对方生死的感觉,令其笑得无比的舒心,快,像是全然忘记了自己不惜燃烧生命本源,才换取了当下的局面,就算胜了,也是仙元耗尽,已然来日无多,值么?
  

snaptime:2018-10-23 09:25:19  .exectime:0.079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