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玄武裂天》全文阅读

作者:蓝庭  玄武裂天最新章节  玄武裂天全文阅读  加入书架
玄武裂天最新章节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人为财死一点都不冤(18-10-22)      一千四百零四章 居然被当作任务发布了(18-10-22)      第一千四百零三章 行有行规(18-10-22)     

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那就玩死你

陆随风取出了一叠符纸,屏除一切负面的情绪,心无旁鹜的在上面勾画起来。一笔一画,看上去都是那么随意潇洒,宛如行云流水般的流,脸色却是变得越来越苍白,即便是在极寒的冰层下,仍不断有黄豆大的汗滴从额前滑落。
  不知过了多久,这片风雪世界有昼夜之分,陆随风闭上眼睛,眉梢有些颤抖,脸色由苍白变得有些潮红,识海中的魂力透出冰层,漫延向百米外的风雪中……
  噗嗤!一道腥红的人影刚才出现,身下的冰层突然爆裂开来,一团炽烈的火球迎风见涨,倾刻间便将那道如山的身影笼罩。
  漫空的飞雪被火舌一燎,便化作无数的水滴洒落,引发了更多的冰层爆裂开来,漫空的冰屑冰棱激射。不知何故,每一粒水屑都变得沉重无比,有若千斤,每一根冰棱都堪比利箭,齐齐的射向那道如山的身影。
  腥红人影的眼晴微微眯起,如铁铸成的双眉向上挑起,目光中燃烧的愤怒比笼罩周身的火焰更加炽烈。一只手掌从衣袖中探出,身前所有的空气在这一瞬间都被挤压出去,熊熊燃烧的符火顿时骤灭,化作缕缕青烟。
  无数堪比利箭的冰棱,重如千斤的冰屑击打在身上,就如同从天而降的冰雹击打在山岩上。除了披在身上的那件血袍变得千疮百孔,有造成任何伤害。
  这就是人仙境的强大,面对数十道足以将一座小山摧毁的符文攻击,探出一只手掌便轻易的化解了。按理说,他本可以避开那些冰屑冰棱的攻击,之所以有这样做,因为他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极度危险的符文杀阵。
  这数十道符文攻击,只是在试探自己的深浅和应变能力,必有更凶险的后招。尤其是他身后的一丛绽放的梅花,让人生出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。
  果然,花丛间升起一道青烟,无数绽放的梅花狂颤离枝,化作片片蝴蝶般飞掠向脑后……
  他有回头,随意一指向后点去,与一片最先临近的花瓣触。然而,当指尖触及到那片花瓣时,铁眉突然蹙起,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判断出了错误,因为那并不是一片花瓣,而是一道正在释放着极度寒意的符文,双眉顿时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霜白。
  本就寒冷的气温倾刻又下降了数十度,身上的衣袍表面迅速的结冰。尽管如此,这对于一个人仙境来说,却依然难造成直接的伤害。
  只是微皱了皱眉,眉上的的霜白顿时溃散,稍稍踏前一步,身上的薄冰纷致破裂,簌簌洒落在地上。
  这看似随意的举动,暗里却需要运转仙元力于体表才能做到。因为这符文中所蕴含的寒冰之力,非寻常的冰霜可比,可以直接冻结人的血液。
  只不过,符文的攻击并没有暂时告一个段落。就在下一刻,一道道符文从冰层下激射而出,随即被不知从何处而来的魂力触发,纷纷爆炸开来,各种符意喷薄,宛如暗夜的烟花绽放。
  这幅画面说不出的璀璨,尤为震撼。无数道符意纠结在一起,形成了一条五彩斑斓的匹练瀑流,却是绚丽而恐怖。其中蕴含的符意连空间都能切割,人在其中直接会被绞成肉泥碎沫。
  冰,火,风,雷,电,各种截然不同的符意,像是被一只无形的触手精妙的揉合在一起,非旦有发生任何排斥,却是反而威力倍增,杀伤力更恐怖。
  血袍人影站在这片符意形成的匹练瀑流中,脸上无悲无喜,双手握拳,披在身上的血袍已经残破,猎猎作响掀起。露出了里面的金色铠甲,那是由仙元力凝聚而成仙铠,将他的整个人与周边的天地隔绝了开来,无惧符意瀑流的任何攻击。
  抬腿举步,在符意瀑流的漩涡中信步,任由各种属性的攻击临身,发出一阵阵噗嗤闷响,以及尖锐的切割声。
  仙铠之上时而被一层冰霜覆盖,时而被熊熊的炽焰包裹,红亮刺目如同被焚烧了几天几夜。仙铠固然水火难侵,坚不可摧,仅毕竟需要仙元力的支持,虽然缓慢,却是不可逆的耗损。尽管如此,脸上的神情仍然有一变化,脚步依然稳定,一步步的向着陆随风的藏身之处行去。
  陆随风准备的符文数量,远远的超出了想象,大幅的阻碍了行进的速度,仙元力也同时在不断大量的耗损。
  要知道,这大量的符文是需要强大的魂力来控制和触发的,而一个仙符师的魂力所能操控的范围,一百米就已经是极限了。如此一来,便可以确定对方的藏身之处就在方园百米之。
  血袍人的嘴角勾勒出一个嘲讽的弧度,对方的这种行为很自信,很自傲,很嚣张,也很白痴!与任何一个超越自己的对手战斗,如不即时的拉远距离,绝对都是白痴!
  即然藏于百米之内,那就不急于脱离这符意瀑流,可以从中捕捉到对方的魂力气息,就算多耗损些仙元力,也要将其找出来,一举灭杀。
  "不是仙符,又如何伤得了本仙尊!"血袍人微嘲的喃喃道,每走一步,脚下的冰面便会破碎龟裂开来……
  冰层下的陆随风可以清晰的听见冰面的破碎声,有节律的脚步声正在逐渐靠近自己的藏身之处,这个局面他早已料想到,毕竟自己还不是仙符师,所以,并不指望这些符文能伤害到人仙境的存在,或许只能在他的仙铠上,像飞蛾扑火般的变为无用的青烟。
  此举不过是为了消耗对方的仙元力,就算是一座坚不可摧的山峰,陆随风的手段尽管只是一把不起眼的锤子,但不停的敲下去,这座山峰也会有所松动,最终山摇地动。
  陆随风的魂力在急剧的消耗,脸色变得有些潮红,目光依然平而坚毅,缓缓抬起右臂,手指不安的颤抖,指间仿佛有一根无形的线,悬着一座沉重的巨岩,艰难的移动着,在空中勾划出一横一竖两道线条,形成了一个无比凝重的"十"字架;"去!"
  冰层外,纵横狂舞的符意瀑流突然泛起一阵耀眼的光华,宛若一道横空的彩虹。下一刻,这道彩虹分裂成了两条笔直的线条,横竖叠加成一个"十"字,充满了毁天灭地的杀伐之气,仿佛连这片空间都能切割开来。
  虽说此时的魂力不足,不能完全发挥出这道"十"字符文的威力,但已经是足够的恐怖了。确切的说,这道"十"字符文,应该算得上是半步仙符了。
  十字符文在风雪中飞速的旋动着,切割着一切事物,连空间都像是被切割得支离碎,最后落在血袍人的身上。无坚不摧的仙铠之上出现了一个清晰的"十"字痕迹,微微下陷,其中有殷红隐隐透出。
  血袍人刀削般的脸上透一片惊愕,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,而后骤然泛白,接着变成一片愤怒的潮红。凝于体表的仙铠一阵振荡不安,下陷弹回,终于撑住了十字符文的锐利切割,却是变得稀薄了许多,现出了无数道切割的痕纹,有血渗出,居然受伤了。
  虽然只算得上是微不足道的浅表之伤,这对一个视众生为蝼蚁的人仙来说,绝对是一个不可饶恕的弥天耻辱。
  陆随风可以越阶战斗,并能战而胜之。但一个凡胎俗人想要战胜一个人仙,无疑是在痴人说梦,至少陆随风还自负狂妄到这种程度。如今无可避免的对上了,也从没想过自己能战胜对方,只是在想如何才能玩死对方。
  真正的战斗搏杀,或许只是一瞬间便能分出生死胜负。但玩死一个对手,可以是一个漫长的过程。虽然不能战胜对手,却可以令其流血,那怕依然无法战胜,却能让他的血慢慢流光。
  当下要拼的不是境界实力,也不是力量,而是智商,而是看谁的血先流光。陆随风此时要做的是,尽可能的避免与对方正面发生战斗,寻找机会不断的替对方放血,还要确保不被对方反咬一口。
  面对这位人仙境的守护者,正面对决,陆随风有毫的信心,虽然只有半步的差距,却是有着天渊之别,绝对的不可同日而语。
  当这位守护者摆脱十字符文时,仙铠之上已留下纵横交错的切割痕纹,虽只是伤及皮层,却也渗出了不少血来。伸手扯去已经破烂不堪的血袍,愤怒的扔进身前的一个冰洞中,正是陆随风之前的藏身之处,此时已是鸿飞冥冥,连一气息也察觉不到。
  迷蒙的风雪笼罩着整个天地,有昼夜之分,触目皆是一个色调,即便神魂再如何强大,敏锐,也只能感之到二十米的画面。
  直觉告诉他,这个狡诈的对手就在周边的五十米,只要稍有异动,雷霆一击便会在第一时间降临。
  陆随风站在一处雪丘之,倨高临下的俯视着前方的风雪。手里握着一把临时炼制出来的弓,缓缓拉动弓弦,发出微振嗡鸣,被风雪的呼啸掩盖。
  

snaptime:2018-10-23 09:09:26  .exectime:0.105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