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玄武裂天》全文阅读

作者:蓝庭  玄武裂天最新章节  玄武裂天全文阅读  加入书架
玄武裂天最新章节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人为财死一点都不冤(18-10-22)      一千四百零四章 居然被当作任务发布了(18-10-22)      第一千四百零三章 行有行规(18-10-22)     

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领域碰撞

一时间,仿佛有若滚荡星河从天际深处流淌而出,星力喷薄绽放,倾刻便将无尽黑暗的空间渲染得一片璀璨。
  陆随风像是巳完全领悟了"暗之领域"的规则。挥手间,一剑冲霄,绚丽的光华在无尽黑暗中绽放开来,斩断一切领域法则,彩光流转环绕,洗尽纤华。
  这一剑蕴含着天地间的自然法则,玄妙华丽到了极致,千万颗星辰汇聚成璀璨夺目的星河,美得几乎令人窒息,无法想像这一剑的滂渤浩大,贯穿天地,自然也能贯穿星河。
  "这是……法则星域!"这瞬间的变化,令金毛巨猿止住了扑杀的动作,眼皮一阵狂跳。
  居然能在他人的领域中施展领域,简直就是一件闻所未闻,前所未见的事,已经完全颠覆了这只来自上界的仙兽认知。若非亲眼所见,若非自己真实不虚的陷入这法则星域中,任谁都难以相信。
  从一剑裂空到虚空寂灭领域破碎,星河倒悬倾泄,这一切只发生在呼吸之间。
  点点旋动不定的星光,看似璀璨绚丽夺目,实则,看在身陷其中的金毛巨猿眼中,却是星光如剑,铮铮杀气弥天,让其生出一种无所遁形的感觉,直觉头皮发麻,一种从未有过的,来自灵魂深处恐惧感,第一次泛上心头。
  身为仙兽可以不惧死,尤其是修仙之路本就是逆天而行,从修成仙兽的那一刻起,便已有了随时陨落的觉悟。但如被一寸寸的尸解,那绝对是比死更可怕的"恐惧?",修仙者可以不惧死,却永远无法超越"恐惧"。更何况,还是死在一个下界的卑微人类手中,绝对的死难暝目!?
  每颗星辰都散发勾魂夺命的森然杀气,随时都能爆发出雷霆万钧的力道,只要这片法则星域的撑控者愿意,倾刻间便可将自己彻底撕成碎屑,灰飞烟灭,生死道消。?
  无数星辰在它的周边盘旋环绕,闪射着冰凉浸骨的光泽,浑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肤,都如针刺刀割般的生痛。
  "你果然够强,居然能在本王的领域中施展领域,的确够惊艳。只不过,想要击败本王,还不够看!"金毛巨猿说话间,面部的肌肉都在抽动,狠厉中带着一决绝之色,冰冷的目光遥遥地投射在陆随风身上,双手掐印,身下的虚空顿时泛起一片汪洋,道道的惊涛冲天而起;溺水灭世!
  咆哮的震吼声中,无数道碧水光波轰然爆裂开来,千万颗晶莹的水珠汇聚在一起,形成了一条璀璨耀眼的匹练长河,玄妙华丽到了极致,美得几乎令人窒息,蕴含着天地间的大道法则。
  随着金毛巨猿手势的不断变幻,匹练长河为之缓缓牵动,旋转,无数道水流化作一柄柄枪影,悬浮在虚空,无法想像的浩大,贯穿天地。
  两大领域遥遥对峙,远远地都能感受到那种可以毁天灭地的的威压,纵横激荡,铮铮杀气弥漫天地。身陷其中的一人一兽,眼眸中都有着一凝重,更有一种叫做自信和意志的东西,双方的神情间平静得让人感到心悸。
  星光如剑,滴水成枪,看似璀璨绚丽夺目,实则,都是锋利无比,每粒水珠,每颗星辰,都散发出勾魂夺命的凛然杀气,随时都能爆发出雷霆万钧的力道,将对方一寸寸的尸解,瞬间灰飞烟灭。
  枪芒,剑影,在彼此的周边纵横盘旋,闪射着冰浸彻骨的光泽,令人浑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肤,如针刺刀割般的生痛。
  一道道枪芒如锋,一柄柄剑刃如霜,分别朝着对方疯狂的挤压,奔射,切割,似欲将其彻底的洞穿,割裂成肉片碎屑。
  能将领域演化到这种程度,这也算得上是个中的极品了。但,彼此虽然都被对方的杀伐领域牢牢地困住,却始终都难以撕破彼此的防御。
  时间一长,双方的魂力都再难以掌控这方战斗空间,势必要在这大阵崩塌之前,彻底的一举重创对方,否则,最后倒下的定然会是他自己。
  这一点,僵持搏杀中的双自然都心知肚明,陆随风的修为底蕴要略低对方一筹,但胜在年轻气盛,魂力的恢复速度较快,所以一点不着急,很有耐心的等着对方领域自行崩溃。
  金毛巨猿并非耐心不足,而是耗不起,整个人瞬间化作一道流光,朝着陆随风电奔而去。
  殊不知,人在途中,便见双方的领域都是一阵摇曳扭曲,下一秒,被困在枪阵中的陆随风,也是突然人剑合一的冲霄而起,这方空间竟是骇然地崩裂开来……
  崩塌的裂缝中,一道碧色枪影震颤的闪烁着,瞬间牵动出漫空枪影,成千上万,呼吸间便形成了一道流转的枪影之河,仿佛从天际深处流淌而出,喷薄滚荡,席卷一方天地空间。
  而另一道星光剑影,则是贯穿天地,贯穿星空世界,纵横天地。这一切只发生在呼吸之间,噗噗噗……无数星光之刃,碧色枪芒相互缠绕,撞击,纷纷炸裂开来,漫空璀若烟花绽放。
  "这……"金毛巨猿无比惊愕的望着这一幕,透出难以置信的神色,看到自己只是演化出的弱水灭世法则,竟然在星空世界之下,随时都有崩溃倾塌可能。
  心下一横,双眸闪过一道狠厉之色,目中精光一凝,无数溃散的水滴不断地汇聚于枪身之上,手中的魂枪碧光流转,瞬间暴涨数十丈,仿佛将天都撕开了一豁口。
  裂天一枪!咆哮的冷喝声中,长达数十丈的枪身如同一根擎天之柱一般,捣破天穹,搅动一天星空风云,轰然砸下。
  轰隆!擎天长枪推金山倒玉柱般的捣落,这方世界一阵扭曲颤抖,整个空间顿时一片迷乱,无数星光失控地漫天流窜,不断的闪灭。
  这裂天一枪的恐怖,令人浑身汗毛倒竖,心悸不已,一死亡的威胁在心头浮掠而起,毫不怀疑,一旦被这裂天一枪砸中,纵算侥幸不死,势必也会受创非轻。
  只不过,陆随风此刻的眼眸中也只有惊,却无一惧色,一条巨大的金色龙影从剑体之上显现出来,浑身鳞甲闪射出耀眼的金光,幅散全身,威势凌天。一股天撼地的霸绝之气奔涌而出,难以形容的恐怖威压,让这一方的空间斗然一暗,仿佛未日降临一般。
  头顶的天幕仿佛被撕裂成两,两种色彩各自据半边天空,彼此呼啸,宛如两颗飞逝的陨石轰然碰撞在一起。这一刹之间,时间像是突然凝固了。
  噗嗤!下一秒,并未想象中的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轰响,祭台上空只传一道沉闷的"噗嗤"声,紧接着,一团不受控的精光爆裂开来,无数灼人眼球的流光漫空绽射飞溅。
  一道道绚丽多彩的波光,像是水纹涟漪般的不断辐散漫延,所经之处,这方战斗空间如同玻璃般的碎裂开来,一片片的崩溃倾塌。
  片刻之后,耀眼的光华消散,一道巨大身影从半空急速的坠落而下,所经之处,鲜血漫洒,带出一蓬腥红的血雾。
  砰!巨大的身影不受控的狠狠砸落在地面,碎石尘土飞溅,祭台的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。
  尘埃散尽,一具蜷曲的身躯在坑底不断地抽搐着,发出阵阵痉挛,口中的鲜血毫不吝啬的向外喷涌,看上去像是已经入气多,出气少,很快便会成为一具尸体。
  扑嗵!又有一道人影从虚空中落下,赫然竟是陆随风,一身魂铠已经破损不堪,浑身上下染满了斑斑腥红血迹,尤为醒目。双脚刚一沾地,便单膝跪地,一口鲜血顿时从嘴中挤了出来。身体难以自控的一阵晃和颤抖,如不是一手撑地,用剑竭立地支撑着,恐怕也很难不倒下去。
  这是一个两败俱伤的结果,幸运的陆随风虽然身受重创,却还活着。当他破开金毛巨猿的头颅,从中取出一颗拳头大的金色晶核时,整座祭台突然传出一阵"隆隆"声响,祭台的中心更是迸发出一道耀眼眩目的光芒,尚未待陆随风有所反应,已被这道光芒包裹住,下刻,便消失在了这座祭台之上。
  不知过了多久,或许很长,百年千年。或许很短,只在刹那间。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当陆随风恢复意识时,发现自己竟置身在一个园形的石台上,眼前迷迷茫茫,白色的云雾宛如雪浪起伏跌,而这园形石台就仿佛悬在空中一般。
  "这是什么地方?"陆随风环顾四周,白色的雾气飘浮缭绕,再仔细望去,才发现这园形石台之上,竟耸立着九百九十九直插云霄的白玉石柱,组成了一片白玉石柱林。
  而每根石柱旁都立着一个身披金甲的傀儡,和这些白玉石柱一样,正好有着九百九十九个傀儡。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这些傀儡的身上散发出气息,每一个都拥有灵神境巅峰的实力。
  在这片石柱林的中央耸立着一座高台,高台之上悬着一张闪耀玄奥符文的仙符。不错,就是仙符!
  

snaptime:2018-10-23 08:29:58  .exectime:0.122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