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镇天圣祖》全文阅读

作者:思绪飞扬  镇天圣祖最新章节  镇天圣祖全文阅读  加入书架
镇天圣祖最新章节第八百一十七章 这就是飞龙(18-10-21)      第八百一十六章 有滋有味的生活(18-10-21)      第八百一十五章 蜈蚣山修炼(18-10-21)     

第八百零八章 又一个古怪的名字

吉永存脑海中有两副画面交错,吴永仁站在他身边,这时候,他和吉永存一样,同样有两副画面在交错重合。
  这话说起来很长,其实很短,前后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内,两人的脑海中,两副画面交替了上千次,最后,吉永存脑海的画面还在交替时,吴永仁脑海中的画面首先发生了变化。
  吴永仁脑海中的画面变化,并不是两副画面最后重合在一起,而是眼前的王珏突然改变了模样,直接变成了飞仙岛三长老的样子。
  三长老站在吴永仁对面,抬手一拍储物袋,大剪刀立马飞了出来,大剪子在空中不断地张合,直奔吴永仁的下体飞去,这样子,纯粹是一下子剪断命根子的节奏。
  “我的妈呀!宗主大事不好,他是拿大剪子的那人,快点跑吧!”
  几个呼吸的时间,形势突然发生了变化,除了王珏以外的所有人,正看着两人不断变换的神色莫名其妙时,吴永仁猛然间大喊一声。
  吴永仁并没有立马就跑,出于自我保护的本能,直接用双手捂住了下体,两条腿在地上不停地后退,脸色越发的惊恐。
  受吴永仁一声大喊的影响,吉永存的脑海中,两副画面瞬间发生了变化,本来将要重合又互相排斥的两副画面,因为吴永仁的一声大喊,立马重合在一起。
  “你是王珏大师?”
  两副画面重合的一瞬,吉永存同样向后飞退,他害怕的不是王珏,像吴永仁一样,是三长老和那把大剪子。
  “我说吉永存,你俩跑什么呀!我又不会用大剪子剪断你俩的命根子。”
  刚才的几个呼吸,王珏看着两人没有开口,直到他们向后倒退,这才对两人说了话。
  “王珏大师,我们之间的恩怨,早就随着炼丹化解了不是么?三长老没有和你在一起?”
  听见王珏说话,吉永存立马停下来了,两眼向周围看了一圈,没有发现三长老在这里,这才不确定的向王珏问了起来。
  其实,吉永存的惊骇也只是一瞬,然后,急速跳动的心脏立马变得缓慢下来,刘青云和他是老相识,金满囤和他的关系更别提了,即便这时候三长老拿着大剪子出来,他们也不会袖手旁观。
  “三长老早在六年前就回飞仙岛了,你说的不错,随着蓟城的炼丹竞赛,我们之间的恩怨已经化解,我给你们炼了灵丹,你长出了新蛋蛋,吴永仁长出了新鸡鸡,而且我负责任的说,质量绝对比原装的还要好。”
  瞅着惊魂未定的两人,王珏脸上挂着微笑,和颜悦色的向二人讲解起来,刘青云在旁边听的真切,顿时明白了双方恩怨的由来。
  六年前的事儿重提,吉永存的老脸上,没有如当年在银剑宗山门前那般羞愧难当,他俩的事儿,已经传遍了大陆东部,可能是听的多了,早就见怪不怪了。
  “王珏大师的炼丹技艺冠绝天下,炼制的灵丹自然非比寻常,总想找机会答谢大师,只因宗门事物繁忙,实在是脱不开身。”
  吉永存终于确定了三长老不在这里后,过速跳动的心脏顿时稳定下来,长出了一口气后,说话也平稳了,说完后立马给王珏躬身施礼。
  “王珏前辈,各位道友,酒宴已经备下,是不是都可以入席了?”大家的话越说越多,刘青云立马提出赶紧喝酒。
  “先不着急,我有一件事问吉永存,问完后心中没有了闲杂之事,再喝酒也顺畅。”王珏摆了摆手对刘青云说道。
  “王珏大师请问,只要是我知道的,绝对毫不隐瞒的如实相告。”吉永存对王珏客气的说道。
  “你追的那个牛家人,是在什么地方失去的踪迹?”王珏很简单的向吉永存问道。
  “就在临海宗山门外十多里的地方!”
  吉永存不傻,知道王珏问这个问题必有所图,因此,为了节省时间,他回答的更加简单。
  “此人在银剑宗卧底多年,你应该对他很了解,他是不是擅长逃跑?”王珏马上又问道。
  “飞得很快,反正比我快,我俩从银剑宗一直追到了这里,还是让他把我俩甩了。”吴永存向王珏如实说道。
  “银剑宗离这里最少也有七八万里,飞了这么远才把你俩甩开,说明速度不是很快,你现在告诉我,他是向哪个方向逃走的?”
  王珏问话的语速很快,这时候,在场的人都明白了,他是要追赶银剑宗逃走的这人。
  “正北方!目的地不详!”
  知道了王珏的目的后,吉永存说的越加简单,刘青云深知王珏的速度恐怖,看向王珏的那双眼放出来一抹精光。
  “吉永存,你马上跟我去抓银剑宗的卧底,现在马上就走。”
  还没等所有人听清楚他的话,王珏已经消失在原地,吉永存只觉得身子一轻,低头一看,已经到了百丈空中,王珏在他身边,一只手抓着他腰间的丝绦。
  回头再看,临海宗早就消失在视线中,此刻,他不知道王珏飞出了多远。
  吉永存彻底明白了,他刚才判断的没错,王珏真的要去抓宗门的牛家卧底。
  “王珏大师,我们飞出来了多远?”回头看不到了临海宗的影子后,吉永存立马向王珏问道。
  “一百里!有那人的画像么?给我看看!”王珏低头看了一眼吉永存。
  此时的这位银剑宗宗主,就像离开传承之地的时候,王珏提着刘青云一样,被他拎着飞行在空中。
  吉永存没有反抗,他知道王珏不会害他,以他元海境巅峰修为,心中竟然滋生了这个想法。
  吉永存很听话,抬手在储物袋上一拍,立马飞出来一张通缉令,直接飘到王珏眼前,王珏探出左手,一把抓到手掌中。
  “王珏大师,把我放下来吧!我给你在前面带路!”通缉令交给了王珏后,吉永存马上提出了这个请求。
  “他都把你甩没影了,你还让我把你放下来?你脑子进水了吧!把你放下来还不如回去,追他还有个屁用。”王珏对吉永存训斥道。
  王珏训斥吉永存的时候,速度依旧保持在一步十里,拎着一个大活人还保持极限飞行,这多亏了当初拎着刘青云修炼了那么久,否则达不到这样的速度。
  王珏拎着吉永存飞行时,吉永存脑袋朝下,大睁着两眼看着下方的景物,在眼前一闪而过,老家伙心中惊骇,不敢想象,需要飞行多快才能造成如此效果。
  “王珏大师慧眼如炬,一看就知道我脑袋进水了,可能昨晚洗澡不小心,让洗澡水灌进了脑袋里,经大师拎了这段时间,水差不多都空出去了,脑袋清醒多了。”
  吉永存这类拍马屁的话,王珏听的太多了,听多了也就见怪不怪了,没有搭理他,王珏低头去看手里的通缉令。
  “这人的名字叫费朱杨,三个姓氏连在一起的名字?你不觉得这个名字有点怪么?你们是同门,没有问过他为什么起了这么一个名字。”
  王珏瞅了一眼通缉令上的画像,凭他的脑袋瓜,只需看一眼就能记住对方的样子。
  “他自己说过,朱是他爹的姓,杨是他娘的姓,在他七岁的时候,他爹死了,后来他娘改嫁到一个姓费的人家,于是呢!在他原来的名字前加上了后爹的姓氏。”吉永存向王珏介绍道。
  “我刚问过你,你没有觉得这个名字很怪么?”王珏再次向吉永存问道。
  “没有哇!费朱杨解释的合乎情理,我也就没往深处去想。”
  吉永存脑袋朝下,看着飞掠而过的大地,晃着脑袋向王珏说道。
  “你说的也对,在不知道他是牛家人的时候,很难发现名字的怪异,知道后一联想,又很容易分析出来。”王珏按照自己的理解说道。
  “王珏大师是怎么分析的这个名字?永存愿意洗耳倾听!”吉永存对王珏恭敬地说道。
  “如果把费朱杨三字念成谐音,可以理解成非猪羊,大陆的人们有个习惯,总爱把猪牛羊仨字连在一起,既然是非猪羊,那就只能是牛了。”王珏向吉永存解释了一遍。
  “王珏大师真高,实在是高!永存佩服之至!”
  吉永存听后,立马又对王珏大肆拍了一通马屁,王珏不看他的脸也知道,这时候的吉永存,一定是满脸堆笑。
  “少给我拍马屁,别只顾着跟我说话,你看清楚了,是不是向这个方向飞?”王珏看似不满的说道。
  “绝对差不了,就是这个方向,我能感觉到他的灵魂气息,就在不远的地方,以大师的飞行速度,应该很快就能追上他了。”吉永存肯定的说道。
  “这个方向是临海森林,也可以说是我的第二故乡,靠山屯的三千老少爷们,你们在地下等着,我一定抓住酒糟鼻子,带到坟前为你们祭奠。”
  看着前行之路,王珏想起了靠山屯惨案,由此顿时想到了张光祖。
  “酒糟鼻子玩儿人间蒸发呢!那个骚娘们还真是有两下子,她把酒糟鼻子藏到哪里了呢?”想起往事,王珏的思绪连绵不绝了。
  “王珏大师,我感觉到费朱杨的气息越来越近了,应该就在前面几百里之内。”
  看见王珏有点走神,吉永存没话找话,装作向王珏提醒的样子。
  

snaptime:2018-10-23 20:47:06  .exectime:0.070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