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镇天圣祖》全文阅读

作者:思绪飞扬  镇天圣祖最新章节  镇天圣祖全文阅读  加入书架
镇天圣祖最新章节第八百一十七章 这就是飞龙(18-10-21)      第八百一十六章 有滋有味的生活(18-10-21)      第八百一十五章 蜈蚣山修炼(18-10-21)     

第八百零七章 惊恐不定的吉永存

连王珏自己都说不明白是什么原因,看着金满囤有一种毫无来由的不顺眼,只要是金满囤说的话,就想变着法的挑出毛病来。
  “瞧你这话说的,你死了对我有什么好的,我是从心里向外佩服你,如果有半句假话,我是你孙子!”
  王珏专门对金满囤挑刺,而金满囤呢!还就偏偏爱上土鳖火,让王珏说的脸红脖子粗,说着话时指天发誓。
  “呵呵!你快算了吧!我媳妇还在丈母娘肚子里,儿子更不知道在哪儿转筋,就别提你了,我哪来的你这么老的孙子,白给我都不要。”王珏呵呵笑着说道。
  “王珏大师,我服你了行不?我俩就不要再掐了,以后还指望着大师帮金剑宗炼丹呢!你老是这样,让我还怎么好意思找大师你。”
  对待王珏,金满囤还真没有好办法,特别是现在,知道了他是炼体王家的老祖,金满囤就算一肚子火,也不敢和王珏动手。
  “王珏前辈,给我一个薄面,就不要再和金兄斗嘴闹着玩儿了,金兄脸皮薄爱上火。”
  金满囤已经说了软话,再看王珏,还是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,刘青云看不下去了,赶忙在中间打圆场。
  “就算我和你翻脸了,只要元石给的够数,我照样给金剑宗炼丹,不用说你了,吉永存又如何?我和他可说是仇人吧!不还是通过你给他买了灵丹?”
  王珏没有马上搭理刘青云,依然和金满囤据理力争,对老家伙说完后,这才扭脸看向刘青云。
  “我和金满囤打不起来,你也知道我的速度,不是我瞧不起他,他还能追上我?”
  王珏对刘青云说道,话中的意思很明显,打不过了可以跑,但,嘴上绝对不会说出来。
  “银剑宗吉永存宗主驾到,大长老吴永仁驾到!”
  王珏刚提到吉永存,从坑道入口处,传来了临海宗弟子的高诵声,因为离的很远,只能一个个弟子传递进来,声音在坑道内发出一串回声。
  “卧槽!刚说完吉永存,吉永存这就来了!”
  抽冷子听见临海宗弟子的高声朗诵,别人还没有表现出什么来,王珏首先惊讶地喊出声了。
  “王珏大师怎么和吉永存结的仇?”
  刘青云在传承之地被困了十年,对外界发生的事情一概不知,关于王珏和吉永存的那些事,他更是毫不知晓,听王珏两次提到吉永存,刘青云大感意外。
  “飞仙宗三长老用大剪子剪断了他的蛋蛋,金满囤找我给他买的灵丹,让他再生了蛋蛋,期间的事儿比较多,等他来了,你还是问他吧!”王珏对刘青云说着,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。
  “哦!我明白了!各位,我们回去了,给各位接风洗尘的酒宴已齐备,顺便迎接两位银剑宗的贵客。”
  大家在出口呆的时间也不短了,翻来覆去的看这座山门也很无聊,借着王珏的几句话,刘青云顺势岔开了话题,挥了挥手,直接往回走了。
  能做宗主的没有傻子,王珏让他问吉永存,说明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,他是绝对不会去问的。
  王珏如今二十二岁,体态矫健而不臃肿,面庞俊朗而不失刚毅,虽然和雪无痕走在最后面,但还是很引起人的目光关注。
  尤其还有二哈站在他肩上,这个形象,已经成了王珏的专有招牌,二哈的萌萌样子,很容易让人想到王珏的真实身份。
  “老吉、老吴,你俩怎么到了这里啊!太出人意料之外了!”
  大家来到坑道入口,没等刘青云这个东道主说话,金满囤直接喧宾夺主了,和站在对面的吉永存说完,这才扭脸看向刘青云。
  “刘兄,不好意思,我喧宾夺主了,说完了才想起这码事而来,你别介意啊!”金满囤向刘青云表示了歉意。
  “怎么会呢!金剑和银剑同为越国五大宗门之二,见面了难免要打声招呼,两位道友远道而来,都是临海宗的尊贵客人,十多年不见,等会儿一醉方休。”刘青云对金满囤说完,立马又对吉永存两人说道。
  “正要讨杯酒喝,说实在的,我俩这一路都在保持急速飞行,把我俩累得不轻,唉!可恨的牛家人,别让我看到,否则看到一个杀一个,看见两个杀一双。”吉永存叹息了一声说道。
  “银剑宗也有牛家人的卧底?锡符宗的牛家卧底叫李四牛,金剑宗的卧底叫丑双角,你们银剑宗的牛家人卧底叫什么?”金满囤满脸震惊的说道。
  从吉永存的话里很容易听出来,银剑宗也出了牛家人的卧底,虽然类似事情时有发生,但,大家听完后还是感到很震惊。
  “有啊!别提了,这个牛家人的卧底,还是宗门掌管灵丹的长老,逃离宗门前,几乎卷走了所有的灵丹,唉!”说到最后,吉永存发出了一声长叹。
  吉永存说完这些,所有人的脸上,都表现出了同情的神色,就连王珏站在后面听他说完,也不由得替银剑宗感到十分的惋惜。
  “所有的灵丹?是数年前请王珏大师在蓟城将军府炼的那些灵丹么?如果是的话,可是一笔庞大的数字。”
  金满囤听完后更加震惊了,当年,五大宗门为了请王珏炼丹,展开了一场前所谓有的灵丹竞赛,金满囤深知那次竞赛的灵丹数目。
  “就是那次请王珏大师炼的灵丹,得知牛家卧底的逃走路线后,我和老吴一路追赶下来,追到临海宗附近后,再也感受不到他的气息,宗门的损失太大了。”吉永存那颗脑袋不停地摇晃着。
  “你跟我说句实话,银剑宗还有备用的灵草么?没了的话我给你们一些。”
  金满囤关切的向吉永存询问,从他的话中能听出来,外界说越国五大宗门同气连枝,还真的一点都不假。
  “还有不少,五大宗门灵丹竞赛那次,如果不是王珏大师只在蓟城停留三年,银剑宗还会请他炼丹,不间断地炼十年灵丹都没有问题。”
  牛家卧底卷走了银剑宗几乎所有的灵丹,面对金满囤和大家关切的目光,吉永存毫不犹豫的说出了宗门的家底。
  “我靠!柳云龙那个死鬼,以前没少了跟我哭穷,说银剑宗缺这个少那个,原来,仅是灵草就存了这么多,那次请王珏大师炼丹,金剑宗可是用完光了家底。”
  别人不知道五大宗门请王珏炼丹的事儿,金满囤可是记忆犹新,听吉永存说完,老家伙立马炸锅了,直接当着众人大骂死了的柳云龙。
  “老金,你就给我一点面子吧!我好歹也是银剑宗的现任宗主,当着我的面大骂上一任宗主,我听着忒上火。”吉永存老脸一红,立马对金满囤说道。
  “行啊!看在你鸡鸡永存的份上,我什么都不说了,不过,我还真有点替银剑宗担忧,如今一颗灵丹都没了,万一出点事儿怎么办。”不愧是五大宗门同气连枝,金满囤开始为银剑宗的灵丹问题担忧了。
  “那有什么办法,上次请王珏大师炼丹,也许是看在五大宗门都请他的面子上,如果只是银剑宗一个宗门请大师炼丹,呵呵!他肯定不会答应。”吉永存无奈的呵呵说道。
  “这事儿儿好办啊!再请王珏大师给银剑宗炼丹就是了。”
  刘青云作为东道主,始终没有插上话,好不容易等到金满囤暂时停下了,他立马给吉永存出了个主意。
  “我听说王珏大师飘忽不定,玄天大陆之大,就算出动银剑宗所有人,也不一定能找得到,我是空有一番热情,但却请人无门。”吉永存摇晃着脑袋,满脸的郁闷神色。
  “今日你来这里算是来对了,你向那边看,那人你可曾认识?”
  关于王珏和吉永存结仇的问题,王珏让他亲自向吉永存询问,可是,这种事儿哪有随便问的?
  不过,这事儿难不倒刘青云,他很快就有了办法,决定用曲折迂回的方式,让两人结仇的原因自动浮出水面。
  听了刘青云的话,吉永存立马顺着刘青云的视线看了过去,看到王珏的一瞬,就永存顿时像雕塑一般呆立在原地不动了。
  吉永存认识王珏不假,但在他的印象中,王珏的模样还是六年多前的样子,如今王珏的变化太大,和六年前完全对不上号。
  因为这个原因,吉永存不敢认王珏,但,刘青云话中的意思很明显,他肯定认识这人,而且,此人就是王珏。
  此时此刻,吉永存的脑海中,有两副画面不停地交错变换,一幅画面是六年前的王珏,另一幅是眼前的王珏,
  修者辨人不难,只要记住对方的灵魂气息就行,吉永存在极力回忆王珏的灵魂气息,只要能够回忆起来,脑海中的两副画面就能瞬间重合。
  吉永存大睁着两眼,脸上一会儿是恐惧的样子,一会儿就变的古井无波。
  他恐惧是因为两副画面将要重合,一旦重合就证明对方是王珏,有王珏的地方就有三长老那把大剪刀,他恐惧的真实原因,是那把剪断了蛋蛋的剪刀。
  脸色淡定的原因,是因为将要重合的画面又骤然相互远去了,好像互相排斥一般,也就是说,眼前的年轻人不是王珏,不是王珏就没有了剪刀,没了剪刀,也就失去了使他恐惧的根源。
  

snaptime:2018-10-23 10:10:06  .exectime:0.038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