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镇天圣祖》全文阅读

作者:思绪飞扬  镇天圣祖最新章节  镇天圣祖全文阅读  加入书架
镇天圣祖最新章节第八百一十七章 这就是飞龙(18-10-21)      第八百一十六章 有滋有味的生活(18-10-21)      第八百一十五章 蜈蚣山修炼(18-10-21)     

第八百零五章 齐聚临海宗

“五大宗门都传开了你的事儿,都知道你从上古遗迹死里逃生,一呆就是十年,十年不见天日,这也就是你,如果换成是我,非得憋死我不可。”
  看见刘青云像十年前那样风采依旧,金满囤的那张老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,刘青云刚出现在面前,老家伙立马和他寒暄上了。
  “王珏大哥,刚分手又见到你了,真是应了你总说的那句话,有缘自会再见,看来我和大哥你的缘分不浅。”
  那边两个宗主说上了,朱丹心在金满囤旁边站着不是事儿,他干脆直接找王珏去了,还没到王珏面前,嘴里就开始说上了。
  “我刚到临海宗,你就回金剑宗了?不对呀!是金满囤去酒楼找得你吧!”王珏向朱丹心问道。
  “是啊!我正和老爹在他房间喝酒呢!我师父去酒楼找我了,要我跟着一起来临海宗,我一听太好了,知道大哥你在这里,马上又能再见了。”朱丹心笑呵呵的说道。
  “你和你老爹这顿酒喝的时间不短啊!我离开蓟城都有一段时间了,你们爷俩还在喝。”看着朱丹心,王珏脸上同样挂着微笑。
  “还不是因为大哥给我的灵丹,老爹说我一闭关就得一年半载,时间有点长,看不见了想我。”朱丹心晃着脑袋说道。
  “别怪你爹,你爹岁数大了,岁数大的人都希望孩子经常陪伴在身边,你要理解他的心。”王珏向朱丹心劝道。
  “我知道大哥,所以,宗门一没事儿了,我就抽时间回趟家,就是为了满足老爹的心愿。”朱丹心依然笑眯眯的说道。
  “你就这点招人稀罕,懂事儿、还热心肠,不过我给你提个醒,江湖险恶,热心肠也要分对谁,不能见了谁都是一副热心肠,容易吃亏。”王珏向朱丹心提醒道。
  “金兄高看我了,如果不是王珏前辈去了那个上古遗迹中,我就死在那里了,我欠了王珏前辈一条命,这辈子是还不上了。”
  王珏和朱丹心聊天,另外一边,金满囤和刘青云也在交谈,金满囤发表了一番感叹后,刘青云马上说到了王珏。
  “前辈?刘兄此话怎讲?”
  刘青云说到王珏前辈后,金满囤顿时惊讶地向他问了起来,当年王珏在银剑宗山门前的那件事,都知道他是炼体王家的人,却不知他是王家老祖。
  “金兄有所不知,王珏前辈并不是玄天大陆人,而是从上面降临下来的,是上面炼体王家的人,你我都和王超称兄道弟,你说是不是该叫前辈。”
  王珏从银河世界降临这件事,并没有大范围的扩散,因此再说这话时,刘青云立马改做了传音。
  “哦!竟然还有此事,银河世界降临到玄天大陆,施法之人必然有着通天彻地的威能,你说的对,叫他前辈毫不过分,玄天大陆一千年没有人飞升了。”
  知道了王珏的真实身份后,金满囤有些大惊失色,但也在瞬间镇定下来,他好歹也是一大宗门之主,这点定力还是有的。
  “王超兄不久前飞升了,可惜了,没能看到他的飞升之礼,是一个很大的遗憾。”刘青云有点失落的说道。
  “没什么可惜的,像你我这样的修为,渡劫飞升是迟早的事儿,也许三年也许五载,只要不让天雷劈死,就能见到的。”金满囤说着话时,扭头向王珏那边看去。
  “别看我,我早就给你相面了,你肯定过不去天劫这一关,最大的可能,就是让天雷一下子给劈,不要以为我在诅咒你,这是你的命数。”
  王珏和朱丹心正聊得热闹,金满囤向这边看来,王珏立马扭过脸去,对金满囤揶揄了一番。
  金满囤是朱丹心的师傅,他这个当弟子的,听见了王珏挖苦师傅,只好把脸转向旁边,装作什么都没听见。
  “王珏前辈少年英才,不单是享誉大陆的炼丹大师,而且很快就成为了名震寰宇的预言大家,晚辈佩服之至。”
  在不知道王珏是老祖的身份前,金满囤还敢和王珏试试身手,现在不敢了,一旦稍不留神伤了王珏,恐怕整个王家都不干。
  “我可没有你这样的晚辈,满脸的褶子,比我这个王家老祖还老,什么时候你变的比我还年轻了,那时候再叫我前辈吧!”
  王珏可能和金满囤的属相相克,两人别见面,只要一见到,王珏肯定挖苦金满囤,一点悬念都没有。
  “前辈永远是前辈,和年龄大小、脸上褶子多少没有任何关系,只是听起来有点乱套,丹心和前辈称兄道弟,前辈又是我等的前辈,这事整的。”
  对于王珏的讽刺带挖苦,金满囤似乎没有听见,依旧自顾自的说着。
  “你可以不叫我前辈,没关系,我一点都不怪你,我是炼体王家的老祖,可不是所有人的老祖。”一句话,王珏又占了金满囤的便宜。
  “王珏前辈真逗,说真的,没想到你们两位还是老相识了,正好,一会儿备宴,我要和金兄喝几杯,王珏前辈如果不介意,作陪如何?”
  金满囤让王珏挖苦的脸红脖子粗,嘴唇颤抖着,看来想不出和王珏对抗的词汇了,这时候,刘青云哈哈一笑,化解了金满囤尴尬的局面。
  “贵宗好热闹啊!听说青云道友回归宗门,老朽特来道贺!不知欢迎否?”
  刘青云正对王珏说话,没等王珏开口呢!远处传来了一声大笑,王珏立马扭脸向声音响起之处看去。
  “原来是邱道友和陶道友两位道友,你们来的正好,酒宴很快齐备,稍后便可入席。”
  来的是两个人,王珏盯上了那个年长的,他看着这人有些面熟,心里正在想的时候,刘青云笑着迎了上去。
  刘青云迎接不过是走形式,刘青云说话的时候,两人已经到了大家面前。
  “各位恐怕都是老相识了吧!对了,我给两位道友介绍一下,这位是炼丹大师王珏前辈,两位可能早听说过前辈的大名,只是无缘相见。”刘青云微笑着向两人介绍。
  “青云道友言之差矣,我和王珏道友可谓是有一面之缘,当年在飞仙岛,老朽有幸见过王珏大师一面,今日有幸再次见到大师,幸甚幸甚,我叫陶仁贤,幸会幸会!”
  刘青云刚向两人介绍完,陶姓之人马上开了口,原来他是大丘宗大长老,曾经去过飞仙岛,名叫陶仁贤,快到飞仙宗时,遇到了谏人醒狮等人。
  王珏正在打量着陶仁贤,试图想起在何处见过,这时候陶仁贤说话了,王珏一听顿时恍然。
  “我怎么觉得有些面熟呢!原来是陶仁贤大长老,你的名字挺有个性,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讨人嫌呢!”
  看着连连向自己抱拳的陶仁贤,王珏笑呵呵的说着,同时向陶仁贤抱拳还礼。
  “王珏大师好记忆,当时参加庆典的有一百多桌,大师竟还能认出老朽,老朽实感荣幸。”
  如今的玄天大陆上,王珏的名字太响亮了,能让如日中天的炼丹大师记住,陶仁贤笑的褶子都舒展开了。
  “陶大长老言之差矣,当时参加庆典的有一百多桌,我哪里能够都认识啊!只是看着有些面熟而已。”王珏立马更正了陶仁贤的语误。
  “我肯定没有见过大师,虽然和大师无缘相见,却使用过大师亲手炼制的灵丹,不夸张的说,大师炼制的灵丹,整个大陆无出其右。”
  让王珏刚才说的,陶仁贤的老脸有点挂不住了,老脸一红,有些下不来台,这时候,姓邱的那位开了口。
  “你这话说的很好,虽说有拍马屁的嫌疑,不过听起来很受用,别的不敢说,如果我炼的灵丹是大陆第二,那就绝对没人敢说第一,对了,请问你怎么称呼?”王珏看着姓丘的这人说道。
  “这位是大丘宗当代宗主,邱和平邱宗主!”刘青云赶忙向王珏介绍道。
  “请问邱宗主的姓氏可是大丘宗的那个丘?莫非大丘宗是邱家的宗门?”
  这位邱宗主生的眉清目秀、目似朗星,一头漆黑的长发披散在脑后,一袭白袍穿在身上,颇有仙风道骨之风,王珏装傻充愣,开始和他打岔了。
  “大丘宗可不是我的宗门,是宗门全体弟子的宗门,我姓邱,但不是大丘宗的那个丘,大丘宗的丘字右边加了一个耳刀。”
  大丘宗宗主笑呵呵的看着王珏,耐心的给王珏解释了一遍,这位宗门不傻,明知王珏装傻充愣,他索性装作毫不知晓,也跟着装傻充楞一番。
  “谏人长老,你们这么多人都在这里是干什么呢!我看见悬挂的横福了,庆贺坑道成功?什么坑道?临海宗弟子什么时候不修炼了,都改成了修坑道的民夫?”
  坑道入口处上方悬挂着大红横幅,离老远就能看到,趁着别人聊天的时候,金满囤走到了谏人醒狮身边,指着十几丈外的横幅说道。
  “八长老牛大力是牛家人,几日前逃离了宗门,逃走之前在他的洞府内挖好了地道,就是这里,这个混蛋,亏了我以前对他的信任,早知有今日,无论如何也要抓住他。”谏人醒狮叹息道。
  “这就怪你自己了,他叫牛大力是吧!牛大力不是牛家人是谁家人?如果是我,宁可错杀,也不放过。”金满囤对谏人醒狮说道。
  

snaptime:2018-10-23 09:11:09  .exectime:0.041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