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镇天圣祖》全文阅读

作者:思绪飞扬  镇天圣祖最新章节  镇天圣祖全文阅读  加入书架
镇天圣祖最新章节第八百一十七章 这就是飞龙(18-10-21)      第八百一十六章 有滋有味的生活(18-10-21)      第八百一十五章 蜈蚣山修炼(18-10-21)     

第七百九十七章 探访陈府

通过一段时间对牛大力的暗中观察,谏人醒狮对他也产生了怀疑,疑心一旦出现,谏人醒狮再也坐不住了,打算马上离开宗门,前往蓟城进一步调查牛大力。
  “不行,还是再观察前一段时间吧!整个大陆几乎所有的宗门,为了牛姓之人,曾经展开过一场前所谓有、声势空前的大清洗,其中不乏冤枉之人,只有牛大力像没事儿人一样,难道他……”
  受到对牛大力疑心的影响,谏人醒狮称呼牛大力不再叫他老八了,直接像王珏那样叫他的名字了。
  前思后想之后,谏人醒狮始终没有拿定主意,他担心枉杀了好人、或者说是杀错了人。
  说一千道一万,谏人醒狮是一个比较善良的人,心肠还不够狠,否则也不会如此瞻前顾后。
  “再等几天,去王珏大师那里取灵丹的时候,和他商量一下,听听他是什么意见,这几天我接着观察。”最后,谏人醒狮还是没能去蓟城。
  十天时间,在不断观察牛大力的过程中流逝,这一天清晨,谏人醒狮一把抓起桌上装有灵草的储物袋,迅速挂在腰上后,推门离开了洞府,直奔肥猪的洞府走去。
  “谏人大长老,你每次来的都这么准时,我刚从房间出来你就到了,有什么话别在院子说,小心隔墙有耳,去屋里喝杯茶吧!”王珏站在洞府门外,请谏人醒狮进屋。
  “大师,关于牛大力的问题,大师还有什么看法?请大师指教,我是当局者迷呀!”
  谏人醒狮喝了一口茶,放下茶杯后向王珏抱了抱拳,对待王珏,谏人醒狮还是一如既往的恭敬有加,主要是这一人一仙兽的恐怖和狠辣,给他留下的印象太深。
  “牛大力肯定有问题,大长老想想,他呆着没事儿,总在院子里站着看北方干什么?北方是他的家乡,他为什么总看家乡,而且脸上还是焦躁的表情。”王珏向谏人醒狮提出了这个问题。
  “一个孤儿,又是自幼离开了家乡,如果他的家乡没有了亲人,无牵无挂之下,几十年以后,对家乡的感情早就淡化了。”谏人醒狮简单分析道。
  “说到问题上了,按照大长老说的反过来推理,他为什么这样?就是说,他在家乡有亲人,或者有他的牵挂,这才在他认为危险的时候,思念家乡和亲人。”王珏逐渐的给谏人醒狮画出了一条道。
  “按照大师说的推理下去,牛大力拜入宗门时,那一套身世都是编出来的,如果真是这样,陈姓皮草商就值得怀疑了。”谏人醒狮的脸上,露出了震惊的表情。
  “所以说,你应该去一趟蓟城,调查一下陈姓皮草商周围的那些人,那些侍卫、下人等等,甚至看大门的人,记得你说过,那些侍卫都是北部蛮荒人,这个值得怀疑。”王珏给谏人醒狮提议道。
  “上次我和大师说过,过段时间带着牛大力去一趟蓟城陈家,昨夜我想了好久,这么做不妥,还是我自己一个人去为好,大师以为呢?”谏人醒狮向王珏征求意见。
  “你自己去最好,如果带着他去,等于给他提了醒,没准什么时候,牛大力就蔫遛了。”王珏表示同意谏人醒狮的意见。
  “我想最近这段时间就去一趟蓟城!”谏人醒狮对王珏说道。
  “越快越好,我看牛大力的表情越来越焦躁了,也许很快就超脱了他的心里承受极限。”王珏对谏人醒狮说出了自己的观察结果。
  “这么说,那我明日就去!”谏人醒狮脸上露出了凝重的神色。
  “这是这批灵丹,把灵草给我!”王珏把手里的储物袋递给了谏人醒狮。
  “前几日派丹房的弟子对我说,大师交付的灵丹,不是按照炼丹界的行规给的,整整多了一半,大师,怎么会多了那么多灵丹。”
  伸手接过王珏递来的储物袋同时,谏人醒狮说起了上次收到的灵丹,本来平静无波的脸上,显露出激动地神色。
  “规矩是死的,人是活的,你也应该知道,炼丹师没有不截留灵丹的,多出的那部分,是应该我截留下来的。”王珏淡然地说道。
  “大师,这有点不太合适吧!大师如果这么做,临海宗就欠下了大师莫大的人情,人情太大了,已经超出了宗门的偿还能力。”谏人醒狮难为情的说道。
  “欠我人情的海了去了,从不需要有人偿还,假如都追着还我人情债,干脆什么都别干了,还不烦死我?”王珏依旧淡然的说着。
  “大师人品高贵,谏人自愧不如!”谏人醒狮朝着王珏深深地一拜。
  “哈哈!你这话说对了,你是贱人,自然不如我了,玩笑,赶紧办你的正经事去吧!我还要接着炼丹呢!”王珏哈哈大笑道。
  “哈哈!知道大师是喜欢开玩笑的人,没办法,老祖宗就叫这个姓氏,无形中给人提供了笑料,告辞!”再次向王珏抱了抱拳后,谏人醒狮转身就走。
  “不送!”
  王珏还是那两个字,说完也转身就走,进了洞府反身关上了房门,再次盘腿坐在那块蒲团上。
  谏人醒狮直接去了派丹房,有的宗门就叫丹房,是专门存放灵丹、和给宗门弟子发放灵丹的地方。
  灵丹交给了派丹房后,谏人醒狮迅速回到了洞府,喝了一口茶后,靠在那把摇椅上闭目沉思。
  “是过段时间再去蓟城,还是天黑就走?如果牛大力是牛家卧底,临海诀肯定外泄了,不单是临海诀,宗门的很多珍贵东西都难保了。”随着摇椅的摆动,谏人醒狮心里飞速思考着。
  谏人醒狮很快做出决定,事不宜迟,连夜飞向蓟城,现在他能做的,只是等着天色黑下来。
  不得不说,谏人醒狮对临海宗真是呕心沥血、衷心耿耿了。
  等待的时间总是很漫长,好不容易熬到了黑夜,谏人醒狮从摇椅上站起来,直奔房门走去,一把拉开门,眨眼消失在夜色里。
  这时候的牛大力还在洞府前的院子里,背负着双手面向正北方,脸上的表情,明显比以前更加焦躁和不安。
  牛大力太专心了,完全不知道谏人醒狮已经离开了临海宗,接下来,将要彻底揭开他神秘的面纱。
  以谏人醒狮元海境第二层的修为,飞向蓟城不费劲,不用飞行的太快,也能很早就到达蓟城。
  两个时辰后,谏人醒狮飞进了蓟城,此时还是深夜,落到蓟城大街上后,他随便找了一家餐馆,要了一壶酒,几样小菜,坐下来慢慢喝上了。
  “以前去过一次牛大力这个义父家,当时没想到他可能是牛家的卧底,唉!那时候也没有牛家卧底一说,所以也没有仔细观察,这次要多加留意,主要是那些突兀族侍卫,看看他们是什么反应。”
  一边自斟自饮,谏人醒狮还在思考着接下来的对策,他很清楚,能在蓟城隐藏几十年,对方绝不简单。
  一壶酒喝完,外面的天色已经大亮,街上的行人也开始多了起来,谏人醒狮起身离开了餐馆。
  “牛大力是八长老,说起来我们也是兄弟关系,来到他的义父家不能空着手,买点礼物带上,也好有个说词。”
  为了这次调查的万无一失,出了餐馆后,谏人醒狮的脑子还没闲着,想到了这一点,抬眼向周围看去,立马看到不远处有一家糕点铺,于是,抬腿向那里走去。
  陈家在蓟城赫赫有名,号称大燕国的皮草大王,府邸气势恢宏,仿若宫殿一般。
  谏人醒狮去过陈府一次,不用问路也能轻易找到,手里提着糕点,直奔陈府走去。
  “你们进去禀告陈员外,就说临海宗谏人醒狮前来拜访老人家。”
  陈府门外站着两个侍卫,一看长相,就知道不是大燕国的人,去过北部蛮荒之地的人,能一眼看出来,他们都是突兀族人。
  见谏人醒狮站到了府门前,两个突兀族侍卫立马向他看来,不等对方问话,谏人醒狮首先表明了自己的身份。
  “原来是大长老驾到,记得少爷刚拜入临海宗时,大长老来过一次,虽然过去了几十年,大长老还是这么年轻。”两个侍卫中的一人急忙笑脸相迎。
  “过奖了,你们还是进去通禀一下吧!我来蓟城也是办别的事,顺道看望老人家。”谏人醒狮对这人说道。
  “大长老驾到不用通禀,直接进去就是,老爷还在原来的地方居住,大长老应该还记得吧!”还是这个突兀族侍卫对他说道。
  这个侍卫说的不假,还真的不用通禀,这个侍卫的嗓门很大,和谏人醒狮说话的时候,陈府深处的突兀族侍卫早就知道了。
  “当然记得了,那我就进去了!”
  既然不用通禀,谏人醒狮当然不会客气,直接迈步走进了陈府大门,刚走进大门没有几十丈,迎面走来一个突兀族侍卫。
  这人虽然也穿着侍卫服饰,但,明显和守门的两人穿着不同,不管是款式还是衣料的质地,看上去都要高级很多。
  “哈哈!大长老驾到有失远迎,一别数十载,大长老可还认识在下?”
  “当然认识了,你是老人家府上的侍卫长,叫……完蛋不要脸呼噜震天。”
  

snaptime:2018-10-23 09:56:44  .exectime:0.044秒